义乌玩具企业在提高产品质量时积极寻求各种合

作者:金沙总站6155

10月的义乌小商品商城玩具展厅内,有零星的几位客商在广东澄海天发玩具厂的商位拿起航拍无人机、乐立方3D立体批图、Led发光Epp泡沫手抛飞机观摩,负责人徐东儿向客商展示一款充电遥控能唱歌、跳舞及问答的黑白斑点电动玩具狗,但几位客商似乎没有要下单的打算。现在是玩具外贸企业的淡季,圣诞订单在8、9月份都已订完发完,年底时会有一些客商来补一点儿货,但10、11月比较冷淡。广东澄海天发玩具厂负责人徐东儿对《华夏时报》记者说,由于受到原材料上升、人工成本增加、美国玩具反斗城破产、中美贸易摩擦、欧美玩具市场的政策收紧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导致去年到今年大部分玩具企业价格上涨5个百分点。《华夏时报》记者从的数据了解到,中国玩具企业奥飞娱乐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3.95亿元,同比下降21.58%;实现利润总额1.17亿元,同比下降28.75%;实丰文化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6亿元,同比降低0.71%。上海玩具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人工成本增加、原材料上涨等因素影响的背景下,当前玩具企业要避免同质化过于严重,多提高新产品的开发生产,提高玩具产品的附加值,从而提升利润空间。贸易战最终影响的是美国消费者欧美客商一般青睐于单价一百多元或百余元不等的飞碟、飞机等高档玩具,而中东国家的客商购买的都是单价几元钱、十几元钱的低价玩具。徐东儿告诉记者,但自己所在的企业出口到美国和日本的玩具较少,因为美国对玩具的要求太多、太严格,而企业出口到哥伦比亚等一些欧洲国家、以及中东国家居多。在记者的走访中了解到,多数中小玩具企业均很少出口到美国,都是以中东地区为主,多数玩具厂商均表示美国对于进口玩具在材质、标准等方面一直外来都要求严苛,特别是今年出台的史上最严的政策收紧措施,更加导致出口美国的玩具变少。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25日,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修订的《关于玩具和儿童护理产品中的邻苯要求》正式实施,管控范围和程度堪称史上最严,要求儿童玩具和儿童护理产品增塑剂限制种类由之前6种增加至8种,产品中如有含量超过1000mg/kg,将不得在美国市场销售。一家经营航拍无人机、遥控飞机、飞碟的高档玩具厂商负责人在其展位对记者说,贸易摩擦会使以出口到美国为主的高端玩具企业受到一定影响,由于一些玩具的配件以及玩具成品在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内,以致于美国的玩具需求订单的减少,但对于中国玩具企业和市场来说,影响有限,而更多的可能是美国市场受到的影响会大。今年以来,由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美双方互相加征关税,记者了解到,在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的清单里,涵盖了一些玩具生产所需的原材料。美国玩具评价网站Toy Insider总编Jackie Breyer表示,大部分美国玩具均在中国生产,而中国生产玩具时用到的锂电池等原材料在美国的征税范围内,美国玩具因此价格将会上升,最终迫使美国玩具商将成本激增转嫁给供应商和终端消费者。美国玩具协会联邦政府事务副主席Rebecca Mond也持有同样看法表示,美国向其他儿童商品包括中国制造的单车及家具加征关税,若玩具商未能独立承担所增加的成本,最终会将成本转嫁至消费者。由此可见,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对美国玩具业带来重创。高附加值产品是未来提升利润的趋势去年有一种陀螺是爆款,卖的很欢,出口到每个国家都好卖。玩具产品大范围热卖还需打造爆款、网红玩具等产品。徐东儿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有些玩具只是在个别国家好卖,而不是大范围的好卖,有些没特色没亮点的玩具价格低,并且不好卖。多数玩具厂商负责人告诉记者,中国玩具企业受到传统制造业成本上升、玩具产品同质化严重等影响,在这种情况下,玩具产品总体毛利持续下降,多数玩具企业将资源逐步偏向相对高附加值的电动遥控类玩具等产品。记者了解到,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玩具生产国及第二大玩具销售国,虽然玩具生产企业众多,但近八成的玩具出口企业为规模小的中小企业,运营管理水平参差不齐,研发能力匮乏。记者观察到,在义乌小商品商城的玩具区域内,前来驻足观摩的多数客商和游客均将视线投降了一些智能电动玩具宠物、各式发光玩具、高度仿真车模等产品。这款原生塑料颗粒制的儿童洗澡以及沙滩户外玩耍玩具,是抖音的爆款,看的人特别多。一位玩具厂商负责人对记者说,除了网红热门爆款以外,受采购商和消费者关注较多的就是时下热门的动漫IP玩具。动漫IP与玩具产品的结合是玩具企业保持长期竞争力的一个方式。上海玩具协会负责人说。据中外玩具全媒体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国产热卖玩具产品的情况显示,动漫IP类、科教类、虚拟实体结合、积木及儿童机器类成为中国玩具产品的热门类型。不仅国内如此,国外正在向此趋势蔓延,记者从了解到,2017年国外市场两大玩具巨头公司孩之宝和美泰的净利润均出现负增长,其中美泰的营业收入更是出现大幅下滑。而新兴的一家从事智能玩具的公司SPIN MASTER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情况却相当可观。由此可见国外玩具市场也正向智能化等新型玩具的方向发展。高附加值、差异化、智能化的玩具产品是未来提升利润空间,开拓市场的发展趋势。徐东儿说。华夏时报见习记者 史凯 记者 陈岩鹏 义乌报道

为应对新指令,义乌玩具企业在提高产品质量时积极寻求各种合作攻克技术壁垒,而政府部门则成立了质量帮扶专家组入驻企业。 明年7月20日,被称为史上最苛刻的玩具技术法规《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将正式实施,面对这一技术壁垒如何降低打击和减少损失成为中国玩具出口企业关注的问题。近日,记者在中国玩具重要出口基地浙江义乌采访获知,为应对新指令,当地玩具企业在提高产品质量时积极寻求各种合作攻克技术壁垒,而政府部门则成立了质量帮扶专家组入驻企业。 专家组助企业提升自测能力

义乌玩具市场

义乌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交易市场,吸引了全国众多玩具商聚集于此。据统计,目前义乌拥有玩具生产企业、工商经营户2254家,其中生产企业约400家,从业人员2万余人。义乌市场玩具每年销售额超过40亿元,出口比例约占70%,产品远销欧美、日本、中东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出口欧美国家占25%以上。 长期以来义乌市场玩具均以价廉著称,但质量不容乐观。近年其质量虽有所提高,但由于产品设计结构不符合标准、有毒有害物质超标、产品材质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出口玩具屡遭召回,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企业如果维持现状不改变,待新指令实施后玩具出口欧盟将遭受很大困难。”国家日用小商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以下简称“检验中心”)检验一部主任金飞媛向记者介绍,《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致力于保护14周岁及以下儿童的安全健康,与原先的指令相比,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而其中变化最大的则是有关化学元素的使用。“限用有毒有害化学物质从8种大幅增加到85种,首次禁用致癌、致基因突变、影响生育的物质,还明确了玩具产品应满足欧盟通用化学品法规要求。” 面对苛刻的新指令,义乌玩具企业虽努力加强自身的自检自控,但由于对检测标准和方法理解不透以及缺乏技术人员,产品不达标的屡有发生。针对这种情况检验中心在六月份专门成立了质量帮扶专家组入驻到玩具企业。“我们首先将向企业全方位宣传最新的玩具标准资讯,其次将开放实验室对检测人员进行技术培训,提高企业的自测能力,从源头上解决安全隐患。”金飞媛说,他们希望通过宣传和培训进一步提高产品的质量,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企业积极寻求合作攻克技术壁垒 2009年6月30日,欧盟在公布玩具新指令后尽管多次表示玩具出口新规不是为难中国,但在业内人士眼中,新指令很多要求即使欧盟玩具企业也难达到,明显是通过技术设置贸易壁垒,保护当地玩具产业。 黄宏,义乌小淘气塑胶厂的负责人,在新指令公布之前,欧盟国家是其主要出口对象,每年订单最少几百万。可新指令出台后,几乎完全放弃了来自欧盟客商的订单,他说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 黄宏告诉记者,他的工厂主要生产毛毛球等塑胶玩具,原材料大部分从美国进口,化学元素使用方面完全符合新指令,但因产品的阻燃试验过不了就被欧盟国家列为不合格产品。为此,他多次找到浙江理工大学、上海复旦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寻求技术支持,可得到回答是他的要求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技术不通过就不敢接欧盟客商的单,怕召回,一旦召回或者在欧洲销毁就意味着公司要背负巨大损失。”而让黄宏感觉到不公平的是,通过外商他了解到,在欧洲很多类似的玩具生产企业也均未达到要求,但却可继续生产,上市销售。“这是明显的保护主义,金融危机冲击了欧洲本土的玩具企业,为避免其再次遭受到来自中国玩具企业的冲击,才会有如此苛刻的要求。”但对于不可避免的技术壁垒他表示只能无奈接受,继续寻找科院合作,希望尽早攻克技术难关,让产品在符合新指令要求的同时不会改变原有性能。 对于新指令,义乌市玩具协会秘书长童元智则认为,玩具安全标准的提高和更改是一种常态趋势,毕竟和儿童的健康息息相关,企业不必惊恐而是理性对待积极寻找对策。“新指令对于原材料的使用方面多了很多新的限制,这将导致原材料以及检测成本会增加,但义乌大部门企业通过努力是可以应对的。”他相信只要在这个苛刻的指令下生存下来,义乌的玩具产业将实现一次真正的大飞跃。 望第三方检测方落户义乌 新指令的出台,如童元智所言义乌玩具企业首当其冲要面临的就是检测费用大增,对此众多玩具商希望政府可以引进一个欧盟承认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落户义乌,以减少成本。 “政府机构的检测报告他们不认可,更不要说我们自己的检测结果了。”义乌帅特玩具有限公司负责人童茂英告诉记者,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他们企业就更加注重玩具的质量,每次出口之前都会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样品进行检测。可因为义乌没有欧盟承认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她只好将样品寄往宁波、上海甚至香港等地的检测机构,因此带来了诸多麻烦。 “检测机构在外面,交流起来就困难的多。”她告诉记者,有时因为沟通问题还要亲自跑过去,这样就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义乌不同于其他小城市,它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交易中心,应该有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寻求这样的合作。”

本文由澳门娱乐616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